SNH48姐妹团解散风口上的偶像产业迎来“重男轻女”的巨变环亚娱
来源:http://www.lxzxhn.com 责任编辑:ag88.com 更新日期:2019-02-06 15:42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出现,开启了偶像元年,也让国内的偶像产业,开始加速变革。曾经在偶像市场叱咤风云的玩家,也被卷入了这场变革的漩涡中。

  五支队伍的现有成员,将部分移籍SNH48 GROUP其余队伍,剩下的则将进入丝芭传媒新成立的IDOLS FT女团,此后将主要通过口袋48等自有渠道,及第三方合作的互联网互动平台与粉丝朋友们互动,说直白了就是去做主播。

  偶像变主播的操作,让不少粉丝在网络上为小偶像鸣不平,怒怼丝芭传媒,并斥责丝芭传媒旗下“软饭团”D7少年团。但对丝芭传媒而言,此次的战略重组整体来看“利大于弊”,通过缩减规模、集中资源,丝芭传媒进一步平衡了北上广三地的队伍实力,也为丝芭传媒的多元化造星战略做足了准备。毕竟对当下的丝芭传媒来说,SNH48仍是公司最为核心的收入来源,SNH48不倒,丝芭传媒才有机会在新偶像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改变了造星的方式和渠道,也加快了偶像产出的周期,对丝芭传媒而言,其主打的“线下”模式已经有点跟不上时代了。火箭少女的出现,冲击着SNH48原有的市场,NINE PERCENT 的成功,让丝芭传媒打造男团的欲望更加迫切。

  选派练习生赴海外训练、将D7少年团推上《以团之名》,都是丝芭传媒在多元化造星上做出的突破。不过,被丝芭传媒寄予了厚望的D7少年团,想要出圈并没有那么容易。2019年,《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三档男团选秀节目狭路相逢,市场竞争压力和2018年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

  丝芭传媒旗下SNH48的运营模式脱胎于日本的AKB48,起初丝芭传媒是与日本的AKS公司共同进行运营的,但最终二者分道扬镳。不过,即便丝芭传媒独立了出来,却依然没有改变AKB48这种面对面,以剧场演出、握手会、交流会为主的偶像运营模式。AKB48屹立十余年不倒,似乎已经成为了日本娱乐圈的一个传奇,但十多年来,AKB48推出最成功的偶像也就仅有前田敦子和大岛优子。

  丝芭传媒旗下塞纳河的处境也如出一辙,七年来,塞纳河真正出圈的不过鞠婧祎一人。“四千年美少女”鞠婧祎近一两年来接连通过《热血长安》《游泳先生》《芸汐传》等剧集以及综艺《国风美少年》增加曝光度,但是人气和话题度相比当红小花却依旧乏力。即便如此,SNH48里想要再出一个鞠婧祎,也是难上加难。

  此次,丝芭传媒解散的SHY48 TEAM SIII、SHY48 TEAM HIII、CKG48 TEAM C、CKG48 TEAM K、SNH48 TEAM FT五支队伍里有百名小偶像,其中虽然有如杨惠婷、张昕等拥有较高人气的成员,但90%左右其实仍是边缘人物。解散的五支队伍中,四支队伍是沈阳与重庆的分团,这两个地区现在的剧场公演上座率已经持续低迷,被解散也是意料之中。

  此次解散沈阳、重庆的分团,丝芭传媒是要集中精力发展北上广地区,将原来沈阳、重庆分队中的中坚力量或者是潜力人员如赵佳蕊、韩家乐等加入到SNH48 GROUP在北上广的其余队伍,其实也是对北上广队伍实力的一次补充和平衡。

  金曲大赏上,丝芭传媒宣布成立IDOLS FT女团,吸纳部分被调整成员,以口袋48及第三方互联网平台等线上渠道实现“完全基于互联网的偶像养成运营模式”,说直白了除了进入到北上广分队的成员外,五支队伍中其余成员都沦为了主播,基本上已经被丝芭传媒淘汰了。

  丝芭传媒重组的核心不难理解,那就是缩减规模、集中资源。但是在这背后,丝芭传媒或许也有更深的用意,对主打“线下”模式的丝芭来说,北上广地区的线下剧场演出收入仍是核心收入来源,只有稳住“线下”,丝芭传媒才能在当下的偶像市场有更多作为。

  偶像市场加速刷新,丝芭传媒只走“线下”模式已经行不通了。SNH48的面对面偶像养成模式,一直都以线下为核心,线上为辅助,但是线下传播的局限性还是太大了,小偶像通过频繁公演增加曝光度和粉丝粘度,或许仍敌不过火箭少女在微博的一次热搜。此外,这种模式推出偶像的速度也太慢了,七年诞生一个鞠婧祎,现在的丝芭传媒已经等不起了。

  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红遍大江南北,互联网养成偶像在短时间内迸发的声量无疑是对丝芭传媒的一记重击。《2018今日头条娱乐白皮书》显示,2018年,五位头部艺人占据了新生代艺人热度总量近一半,除朱一龙之外,其余四位蔡徐坤、陈立农、杨超越、吴宣仪都诞生于偶像养成节目。

  互联网造星,缩短了偶像产出的时间,偶像更迭速度加快后,塞纳河的“线下”模式似乎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所以,除了重组之外,丝芭传媒也在不断公布新的布局,如成立全新的7人小组合,选送部分16-18岁年龄段的新生代成员往海外接受为期二年的才艺培训,金曲大赏上,高崇、李佳恩、王秋茹、徐佳音、周睿林五位成员就被选为海外练习生。对此,丝芭传媒称是为了“实现偶像养成和造星模式多样化和国际化”。

  至于此次重组中被降格的小偶像,她们虽然梦碎,但在宣布解散后仍在舞台上鞠躬致谢,但是估计这个致谢,是送给一路走来陪伴自己的粉丝,而并非丝芭传媒,毕竟粉丝一直都在辛辛苦苦花钱送小偶像出圈。在《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游戏规则里,偶像出道全靠粉丝砸钱,但在塞纳河的游戏规则里,却并没有这一条。

  优酷的《以团之名》上,D7少年团在回答关于“没有实力、没有颜值、还占据公司资源”的质疑时回应:“因为他们没有见过我们,也没有看到过我们,然后也不知道我们姓名是谁,就开始质疑我们。”

  但是,这在女团粉丝的眼中无疑就是卖惨。在知乎上,丝芭传媒女团粉丝整理了女团成员的悲惨经历,如开拓初期街上发传单、东北零下三十多度穿短裙跳舞、工资仅有三四千且没有五险一金、住废旧工厂改造的郊区宿舍、边缘成员发不起工资、想要得到专业的训练必须自费学习舞蹈和唱歌、粉丝集资四十万却拍出PPTMV等。

  对比之下,男团D7少年团的待遇显然要比女团好很多。住在上海市中心、有专业的训练老师带、搭配了营养师、上海梅奔出道、出道不久便与陈学冬搭戏等,这些待遇,在女团粉丝的眼中无疑都太奢侈了。有女团粉丝就表达了自己讨厌D7少年团的原因:“这些人,蹭着女团的热度、花着女团赚的钱,带着女团的名头,上了女团做梦都上不了的选秀节目,在舞台上偶像亲自diss给自己白白送钱的女团粉丝们。”

  对粉丝而言,即便小偶像们为梦想呕心沥血,但最终面对的却是被解散的命运,自然不公。其实,丝芭传媒对男团资源的倾斜,并不难理解,当下男团在市场上确实比女团更吃香。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开启了“偶像元年”,同时推出了NINIE PERCENT和火箭少女。2019年,偶像选秀综艺高烧不退,但女团却在逐渐淡出大众视野,三大视频网站的偶像选秀综艺《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101》清一色都是男团的舞台。

  优爱腾不做女团,不是因为国内缺乏女团练习生。2018年,《创造101》给出了一组数据,舞台上的101位练习生是从457家公司以及院校的13778名练习生中选拔出来的,由此不难看出中国女团规模的庞大。2019年,优爱腾之所以“重男轻女”,是因为男团在资本市场确实更受青睐。

  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此前曾在《周杰伦尚雯婕公司艺人参赛《偶像练习生2》,男版《创造101》能否“逆风翻盘”?》一文中详细论述了2018年1-10月份火箭少女和NINIE PERCENT的成绩,点击回顾。在商业代言上,男团成绩可以称是吊打女团,而从商业价值来看,据艾漫数据显示,NINIE PERCENT组合中蔡徐坤、范丞丞、陈立农三人挺进了2018年前三季度艺人商业价值前50榜单,而火箭少女未有一人上榜。

  男团之所以受欢迎,商业价值更高,主要是因男团的主力粉丝为女性群体,女性的购买力更强,在消费习惯上也更冲动、更感性。诚然,当下女团的主力粉丝也是女性群体,但是,自然还是“小奶狗”更能刺激女性消费欲望,带动男团的粉丝经济。

  现在,整个市场都想培养出下一个蔡徐坤,丝芭传媒将资源向男团倾斜也无可厚非,其实,丝芭传媒培养男团的野心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早在2017年,丝芭传媒便公布“青春进化系男团”全球招募计划,提出将投入数亿元人民币打造精品男团。男团,对当下的丝芭传媒来说,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布局。

  回顾丝芭传媒旗下SNH48组合以及塞纳河出圈第一人鞠婧祎近几年在荧幕上的曝光度,其实并不低,但是塞纳河的出圈之路,却依旧没有打开。塞纳河每年的“金曲大赏”和“总选”这两大盛典,至今仍只是一场圈内自嗨。

  对丝芭传媒而言,当下最为核心的问题,其实还是出圈,当受众群体逐渐固化,丝芭传媒急需突破线下的瓶颈,而并非圈地自萌。从商业模式来看,虽然丝芭传媒5年来仅靠粉丝总选集资便收入近3亿元,但在偶像产业风云变幻的当下,丝芭传媒不能仅仅依靠粉丝供养,而是要实现圈外的商业价值突破。

  如何出圈,对丝芭传媒而言便成了一个问题。塞纳河的战舰过于庞大,仅选送一两名成员去参加《创造101》这种偶像选秀节目,对丝芭传媒的助力效果并不显著,但是想要如同AKB48一般,在韩国的《PRODUCE48》中占据一半的席位,对丝芭传媒而言也不现实。《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火爆后,入局偶像产业的公司越来越多,这块蛋糕现在分而食之尚且不够,又如何会为丝芭传媒让路。

  所以,丝芭传媒当下才选择了陆续推出小体量的团体组合,并选送优质成员赴海外训练。对丝芭传媒而言,只有这些小体量团体通过大型选秀综艺曝光并吸引到“村外”的粉丝,并进一步得到资本市场认可,才能真正为丝芭传媒背书,让其在当下的偶像市场拥有更高的话语权。所以,丝芭传媒将D7少年团推向了《以团之名》,因为得到了专业的训练,组合成员表现尚可,热亚提留下了袖标,其余成员全部都拿到了四颗星的评级。

  不过,今年男团选秀市场显然比2018年更加激烈,《以团之名》播出后,《青春有你》接连上线》也即将播出。论导师团体,《青春有你》是张艺兴+蔡依林+李荣浩,《创造营2019》是迪丽热巴+张杰+吴青峰,导师阵容流量热度显然都强过《以团之名》中任家萱+袁娅维+王霏霏的组合,后续《以团之名》能否保持热度令人担忧。

  假设D7少年团的部分成员可以通过《以团之名》出道,面临的压力也不小。2018年《偶像练习生》成功后,出道的仅NINE PERCENT、乐华七子、ONER几个男团人气较高,但今年三档节目诞生的男团数量绝对空前,D7少年团即便成功通过节目出道,想要分羹也并不容易。而从组合运营上来说,经历了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之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偶像运营上已经积攒了经验优势,优酷对团体的运营能力还有待考证。

  假设D7少年团最终不能出道,像坤音娱乐的ONER一样自行发展也未尝不可,但问题在于,如果丝芭传媒后续的资源和运营跟不上,D7少年团也很难有一搏之力。丝芭传媒向来都被粉丝称为草台班子,当然,TFBOYS背后的时代峰峻也有同样的称号。但是同样是复制日本的偶像打造模式,如今TFBOYS随便一个成员商业价值或许都可以匹敌整个SNH48,不是没有原因的。

  TFBOYS的成功,主要还是因为时代峰峻一开始的定位就是荧幕曝光路线,且抓住了互联网营销的风口。此外,时代峰峻对TFBOYS的管理一直是精英培养模式,和丝芭传媒一样,时代峻峰手中的资源同样有限,故而在TFBOYS成年之际,为了成员更长远的发展,时代峰峻将部分经纪约外签,王俊凯签约了李冰冰工作室和The H Collective公司、2018平顶山宝丰县特岗招聘计划岗...王源则签约了范冰冰工作室。但是纵观丝芭传媒,对塞纳河一直是粗放式经营,且相对于TFBOYS,丝芭传媒在SHN48身上投入的精力显然不值一提。

  丝芭传媒虽然也成立了小体量女团,且往海外派送了练习生,但目前海外训练生学成归来尚需时日,2020年,三大视频网站如果将重心倾斜在女团身上,丝芭传媒势必也会将女团送上节目,但2019年的看点还是在男团身上。虽然女团粉丝们迫切希望D7少年团“糊到地心”,但D7少年团的成败,对丝芭传媒来说确实是至关重要的,这不仅关系着D7少年团的未来,也是丝芭传媒转型成果的一次验收。

  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火爆之后,节目背后的玩家麦锐娱乐、环亚娱乐ag88手机版AIF、坤音娱乐都宣布了融资消息,资本的嗅觉,向来是最灵敏的。早在2017年便完成了数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的丝芭传媒,至今尚未传出新一轮的融资消息,在新造星模式的冲击下,丝芭传媒的“线下”模式对资本来说想象空间已经不够大了,想要在当下的偶像市场立足,丝芭传媒显然需要讲出更好的故事。

Copyright © 2013 ag88.com,环亚娱乐ag88手机版,ag娱乐官方网站,环亚国际手机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